QQ截图20160513150634.png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旧址是瑞金众多革命遗址之一,具有极高的科学价值、历史价值、教育价值和社会价值。在岁月的侵蚀下,饱受风雨沧桑和战争创伤的旧址年久失修,损毁严重,亟需保护与修缮。1988年,西杨氏族人自发捐款筹资对旧址进行了抢救性维修;1998年,瑞金中央革命根据地纪念馆协同西杨氏族人再次对其进行了维修加固。2012年,瑞金中央革命根据地纪念馆根据《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中的相关规定,对旧址的残损情况进行了全面调查分析,并将其列入原中央苏区革命旧居旧址保护规划。在此基础上,会同江西省文物保护中心编制了《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旧址维修设计方案》,于2015年开始对旧址进行保护修缮,2016年全面完成。维修后的旧址,既解除了旧址的安全隐患,又保持了历史风貌、优化了环境,取得了较为理想的修缮效果。


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旧址概述


  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在瑞金成立。同年冬,为了培养红军指挥员,中革军委决定以闽西彭杨军事政治学校、红一方面军教导总队和红三军团随营学校为基础,在瑞金成立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校址设在城南天后宫,后迁城区的杨氏宗祠。1932年夏,该校改称中国工农红军学校。


  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旧址系西杨氏宗祠群,一字排开,五祠相连,自西向东依次为中宪太祠堂、朝奉太祠堂、时省太祠堂、孟舟太祠堂、时泰太宗祠,均为客家天井式建筑风格,以木梁承重,为抬梁式或穿斗式梁架,砖砌护墙,以堂屋为中心,以雕梁画栋和装饰屋顶、檐口见长。祠堂之间以防火通道相隔,总占地面积6113平方米。总务部旧址为“开山祖祠”朝奉太祠堂,建于明万历年间(1608年);政治部旧址为时省太祠堂,建于清乾隆年间(1748年);校务部旧址为孟舟祠堂,建于民国十年(1921年);教导部旧址为西杨氏时泰太祠堂,建于清嘉庆年间(1801年);俱乐部旧址为中宪太祠堂,建于清康熙年间(1716年)。五座宗祠皆为砖木结构,硬山顶,小青瓦屋面,前留有空坪,砌有围墙。


残损原因分析


   (一)自然因素的破坏


   真菌腐蚀。主要是白腐菌、褐腐菌、软腐菌和木腐菌等对木材的槽朽作用。


  风雨侵蚀。瑞金地处亚热带湿润气候区,因季风影响,易产生水、旱、酷热、冻害等天气气候灾害。墙体随环境温湿度的频繁变化,容易产生粉刷层剥落、墙面风化和墙体侵蚀,进而导致墙体开裂、变形。此外,因台风侵袭瓦面常被吹翻,造成瓦件碎裂,屋顶漏雨。


   生物破坏,主要表现为白蚁等蛀虫的蛀蚀。


   植被生长破坏。一些墙顶和墙体上会长出乔灌木,其根系比较发达,生长会促使墙体开裂,导致墙体的坍塌。


  酥碱现象。地下水、雨水充沛等环境潮湿的原因,致使建筑基础和墙体下部的碱和盐类溶出,聚集在墙体的表层,在化学和物理的双重作用下,墙体逐层酥软脱落。


   (二)人为因素的破坏


  维修不当造成文物再次破坏。旧址历经几百年,每个年代都有维修的情况,存在木梁、椽子尺寸偏小的情况,也有砖材混杂、水泥砂浆抹墙、水泥砂浆铺地及使用油漆的现象,对文物造成了一定的损毁。

   

  人为拆改和不当使用威胁文物安全。生产生活过程中,居民为了方便及财产分割等原因,对旧址局部进行了拆改,如墙体增开门、窗洞,使用木板和砖进行隔断;不正确使用造成地面铺墁破碎等。

   

  周边环境的破坏影响文物的历史风貌。旧址处在城中村,周边居民在房屋改建中,建设杂乱无章,缺乏统一规划,建起了大量的现代建筑;生活垃圾乱扔乱放,污水排放至池塘,卫生条件脏乱,环境污染严重。


保护修缮的做法


  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旧址的保护修缮严格遵循“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方针,结合《瑞金革命遗址文物保护规划》,修旧如旧,不改变文物原状,保障文物安全,强调历史环境保护的重要性,使文物保护、旅游发展、生态环境保护和城市建设协调发展,保存文物及其环境的真实性、完整性、延续性。具体做法如下:


 坚持形制结构的恒常性。维修中,保持旧址的平面布局不变,以及各个祠堂内外形制和结构不变。同时对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旧址总务部和俱乐部倾斜的墙体进行扶正加固,有效保存了原本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


  坚持材料的原生性。最大限度保留旧址原材料和原构件,避免添加现代建筑材料。对必须更换的糟朽大件木构件,采用其他建筑上拆除下来的旧料,维持原来构件的质地、成分、颜色不变;对局部残损的木构件,利用更换下来的材料进行挖补、榫接、填充和化学加固手段修补;对已损毁的墙体和地面,定制同一规格、材质的清水砖和条石进行更换;对破碎的瓦件也采用其他建筑上拆除下来的旧料进行更换。


  坚持工艺的传统性。旧址是典型的客家天井式建筑,采用传统工艺技法建造,同时加入了地方元素和特色。因此,在修缮过程中应加以识别。工程聘请了当地的泥、木匠进行维修,确保施工程序和工艺与原来的工艺相一致,保持了地方建筑风格的多样性、传统工艺手法的地域性和营造手法的独特性。


  坚持复原的适度性。对尚存的文物本体出现的破损残缺和拆改部分的复原,在不影响文物安全和外观的前提下,根据现存构件的年代、类型、形制,对轩板、天花板、楞雀替、竹编壁、椽子、门窗、地面等进行补配复原,有效体现了文物的原貌和历史感。


  坚持破损的预防性。针对古建筑的木构件极易糟朽腐化的情况,根据木构件的树种及所处环境进行防腐、防白蚁处理,所有新旧木构件均用ACQ木材防腐剂喷涂,榫卯部位用注射灌注法注入,隐蔽部位在掩蔽覆盖前进行处理,延长了木材的使用寿命。


  坚持风貌的协调性。对旧址本体的样式、层高、用材、色彩等保持不变,保留修整旧址周围原有的环境风貌,如防火通道、排水系统、道路网络及围墙外的池塘等;对不协调的建筑进行拆除,对电力电信线路混乱、卫生环境脏乱进行改造优化,使之与旧址本体相吻合;增加室内消火栓、强电、弱电、卫生等,室外挖设消防池、安装避雷针等安全设施,既满足了使用功能要求,也保证了旧址环境风貌协调一致。


对保护修缮的几点认识


   (一)修缮前,必须全面了解和深入调查研究


  旧址的保护是对旧址认知了解、调查研究的过程。早在1953年,瑞金革命纪念馆筹备处成立后,就开始组织人员对苏区老干部、老红军进行了调查访问,并对西杨氏族谱进行研究,整理了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旧址调查、访问记录;在江西省和国家的多次文物普查中,对旧址进行了复查;建立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记录档案。近年来,瑞金中央革命根据地纪念馆与北京清华城市设计研究院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所编制了《瑞金革命遗址文物保护规划》,与江西省文物保护中心编制了《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旧址维修设计方案》,为修缮工作奠定了基础。


   (二)修缮时,必须按照规划和维修设计方案逐步推进


  旧址修缮有着复杂性、计划性、技术要求高等特征。维修设计方案中对旧址的概况、建筑特征进行了描述,形成了旧址残损现状勘察结论;同时对维修保护的目的和任务、维修保护的基本原则、维修工程性质及维修项目、维修方法说明和修缮工程应注意事项进行了详细的说明。但在实际操作中,如何选择更好的保护修缮方法?如何有效控制维修的过程?对于不同的维修人员,所选择的方法也不尽相同,这就要求维修人员在选择合适方法的同时,兼顾把握好一定的“度”。因此,旧址的修缮工作在遵循维修设计方案的前提下,根据规划进行整体保护,更要区别对待每一个旧址的特殊性,寻求合适的维修方法。

  

   (三)修缮后,必须用可持续性保护观念合理利用

   

  旧址保护修缮的根本目的是利用,在于充分发挥它的宣传教化功能,实现以史鉴今、资政育人的作用。这就要坚持可持续性保护的观念,正确要处理好传承保护与合理利用的关系,避免功利性保护和过度开发,实现历史文化的传承和复兴;同时加强文物资源与城市功能的有机整合,促进旧址的可持续利用。为此,我们利用瑞金列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契机,将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旧址纳入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之中,同时加大宣传力度,在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旧址竖起了文物保护标志牌,公布了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深挖史料,编写了《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旧址史料陈列》方案,适时举办陈列展览;结合瑞金红色旅游,拓展瑞金革命遗址的开放点,延伸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基地的覆盖面,既达到了传承保护的效果,又充分发挥了宣传教育的作用,让文物真正“活”起来。


    (《中国文物报》2016年5月13日第8版)

  
 
 
进入编辑状态